临之安

掉线,链接不上了(。)假的。杂食。随心。

【安凯】魔女日记(1.01)

借梗魔女集会,尝试,有bug,安哥最后打酱油x

++++-%%+

等等,让我们把时间回调到最开始。好像丢掉了什么故事呢。

【是否回顾?】

【是】

【请稍等.....回顾结晶读取完毕。】

1.01

凯莉本来以为今天会和往常一样那样打发时间度过时光。却意外的在信箱里面发现了3封特殊魔法气息的书信。

好像有点意思了。这样想着的魔女便抱着找乐子的性子,直接在外面把三封信全部拆开了,但信却不拿出来看。只是视线不断在三封信上来回打转。

有些可惜,被新奇事物勾引起性子的魔女却忘记了,经过特殊魔法的书信为了保密性,只要被拆开后在一分钟内消失。不然她能全都看完这三封信,也不会出现未来的那么多麻烦事情。

可惜时间不会倒转,除非结束了这次的旅行。

看着眼前的金色,粉色,蓝色三分不同的书信凯莉难得陷入纠结。

先看哪一个呢?*

想了一下凯莉拿出来粉色信封里面的信纸。粉色是凯莉最喜欢的颜色。凯莉心想,这个人既然能定位邮寄过来肯定有了解自己,特意的投其所好吗?肯定这封信更有趣了!

而且...莫名的感觉这份信封有点眼熟。

凯莉本以为会是什么加急的长篇幅小论文,都做好阅读的心理,却没有想到上面只有短短的几句话。而这几句话也成功勾起凯莉这位隐居的魔女的思绪。

新的‘改革’要再次开始了,不介意的话能再见你一次吗?那个事情我近年有打听到一些线索。你要是有兴趣的话今天晚上在魔女之森旁边的日月小镇上的‘回’见面。你的....(被划掉的文字,依依稀可见是故友两字)敌人圣骑士团团长留。

那群人.还是没有死心吗?明明已经....!

身边突然冒气的火焰打乱了凯莉的思绪,把她从自己的回忆中拉回现实。

凯莉反应迅速瞬间把手上点燃的信纸抛出,同时在附近地域施展了一个隔绝魔法没有让让火点燃了附近的花花草草。

看向另外施法的两封信果然只剩下漂浮的尘埃无声的宣告这曾经存在过的证明。

这时候凯莉才想起来,自己因为好几年没有去温习魔法,结果忘到了一些魔法常识了。

真是..过的太无聊了啊。

凯莉走回小屋从一个暗格中拿出了一个小盒子。凯莉伸手掸去盒子上面的尘土,看着这个被封闭依旧的盒子露出了思念亦是怀念的表情。像是自言自语般的开口。

“抱歉..封闭了你们那么久。那么...是时候回去了。”

凯莉的话方法触动了什么机关一样,盒子自己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盒子里面却存着三件物品----黑色的小骨头形状戒指,粉色星星手链,被透明晶体包裹着的粉色月牙。

按照顺序把这三样物品带上后凯莉听见了久违的声音。

“凯莉小姐我好想你啊!快让我看看凯莉小姐这几年有没有变瘦了,这几年凯莉小姐自己过一定很难受吧,毕竟一起凯莉小姐可从来....”

那原本镶在白色戒指上的黑色骨头早就在本来的位置了,脱离了原本位置后老骨头越变越大直到一个包包大小这才停止。它在凯莉身边转来转去同时嘴巴一张一合,很明显是它在说话。

要是以前凯莉早就会出声阻止老骨头没完没了的唠叨,但是现不吧一样。等老骨头说的差不多了凯莉这才才抬手适应老骨头停一下。

“行了行了,先停下无聊的叙旧环节。我现在要出去一下,还是老样子要做好任务呢。不然..哼哼回来就直接闭嘴吧,剩下的话也别说了。那么我就走了。”

说着话的同时凯莉已经做好了单向传送的小型魔法阵,等收到老骨头的回复后凯莉这才踏入传送法阵。

因为凯莉选的降落地点是在少有人经过的深巷里面也就没有人看见凯莉的凭空出现。减少了许多麻烦。

凯莉突然意识到自己这身衣服好像还是那套魔女服,想了想凯莉打了一个响指,把衣服改变成了方便行动的衣服。

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算进入晚上了就直接去了说好的地方。

‘回’是一个酒吧。凯莉发现这个酒吧竟然过了今天这久什么东西都没有换。以前供应的稀有酒竟然还有不过价钱却翻了好几倍。凯莉轻车熟路的走到吧台然后装出很好奇的样子说出了几年前的暗号。凯莉在赌,赌这个地方的规矩也是没变。

“这位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轮回之说’呢?”

“这个传说只要不是第一次进入‘回’的都知道啊。怎么要我说给你听吗?”

意料之中最平常的回答。

“可是我值得的‘轮回之说是...’”

话说到一半,凯莉相似思索般敲打桌面不过是----拇指先抬起慢敲然后食指和中指快速敲下,然后停止。同时抬起头笑盈盈的直视调酒师。

“是一种缘分呀。先生我看着你很顺眼呢。”

“客人你还真会说笑呢?每一个来到‘回’的客人都是一种缘分。不介意的话我擅自帮您配一杯适合您这样没有姑娘的鸡尾酒怎么样?”

暗号对上,凯莉已经确定了这个地方还这是一点变化也没有。

等酒调好后凯莉不着急喝,轻轻晃了晃里面的液体让它触碰到上部分的玻璃杯。然后撇到变化后丝毫不停留直接喝下,一滴不剩。

结账后按照得到的信息凯莉走到对应号码的包厢门前,然后手先抚上了走手边的墙然后才转动把手开门放下墙上的手抬步进入。

刚刚那时一个小型魔法阵,要是不触发是会直接进入普通包厢。若通过法阵则会传入酒吧地下的特殊房间。

凯莉进入房间后率先入眼的是就在入口附近的孩子。莫名眼熟这样想着凯莉试探性的开口。

“老安啊,你可不是吃了什么魔法反童了。啧啧虽然这样子看起来挺顺眼的。”

孩子刚刚打算开口却被旁边传来的咳嗽声打断,孩子的神色没有丝毫隐藏他的担忧,小跑到那声音来源之处的男人身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背帮忙顺气。

“咳咳..小安没事的,不是发作了。只是想笑又憋回去了而已。”

看着这个情况凯莉也知道自己认错人的但要面子的她不想承认自己烦了那么低级的错误。突然发现对面的两个人相貌上有些相似转移话题般开口询问。

“哟,没看出来你早就有儿子了啊,前几年怎么不给我看看啊?”

“什么孩子!这是我徒弟,和我长的像就是我儿子这个思路推下去你是不是要把全国的棕发的都当是我儿子了?”

明明两个人年龄都不小了却斗嘴和小孩子一样。

虽然和和团长斗嘴,凯莉也不忘观察那个孩子。却发现那个孩子早就搭理起自己来了。他的一只手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保持虚握状态,看过来的神色是好奇搭理的神色凯莉却在他眼底深处看见了一警惕。

无声的凯莉在心里笑出声,这个孩子太有趣了。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