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之安

掉线,链接不上了(。)假的。杂食。随心。

【雷安】放假后出来玩

没有逻辑小段子,现代学pa。【ooc预警,凹凸脱坑有阵子对人设模糊了】深夜码字脑子不清醒系列。说不定以后还会有同系列段子{咕咕咕(。)}乱起标题系列


。。。

学生时期人学生最期待的时光莫过于寒暑假了。放假谁不喜欢呢?雷狮此时表示今天被他拉出来的这个人他还真不喜欢放假。

雷狮至今搞不懂安迷修的脑回路是谁给他的自信那么诡异还有人能理解。当然用安迷修的话来讲就是所谓的

‘你这个成天逃课耽误学业还破坏纪律的恶党怎么会明白我这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遵纪守法的三好学生呢?’

以上类似话语一般在说道开头的时候雷狮都会特别不耐烦的打断安迷修的发言。再然后两人和平口头交流失败一般就会动起手当然不成功为多数。然后一般考试成绩出来雷狮也会嘲讽某位排名在他下面的那位三好学生。

这样不是互怼就是互怼的日常下更加神奇的就是雷狮和安迷修两人怼出了宛如革命一样坚定的互损友谊来了真是可喜可贺。

咳,自然 如果两人感情只是位于相杀不想爱的阶段,我们的故事也不会有开头雷狮拉着安迷修出来玩的一幕了。或许也会变成另外一个打开方式震惊某学校学生竟然入室打劫同学这是为了什么这种激情不和平的打开画风是想杀不相爱的打开方式。


“雷狮,我有一言想....”

“安迷修,你不当讲。”

“......。”

雷狮扭头看着走在身侧沉思的安迷修。

“我猜猜你是不是想我怎么又猜出你想说什么了。”

雷狮用着无奈的口气继续说

“因为你蠢啊,这么明显的答案你还看不出来?”

安迷修已经握好了拳头的手抬了起来,对着雷狮的脸毫不留情挥拳过去。当然被雷狮早有防备拦下没有造成实质伤害。雷狮撇撇嘴对着安迷修做了一个鬼脸后转身开溜了一小短距离。


安迷修沉默了但是他不是沉默中消极的男人,他是在沉默中爆发的男人。于是乎,雷狮在前面慢悠悠走着同时等安迷修追上来的时候忽然被迫停下了脚步。有一股神秘力量在拉他的衣服,雷狮抬手打掉安迷修后拽衣帽的手。同时给了安迷修一个白眼。


“哟,我说安迷修你本来脑回路都不怎么正常了....可别不是一放假脑子退化了。”


安迷修悻悻的收回了手后冲着雷狮露出了他最拿手的纯天然无公害的灿烂纯良宛如隔壁言情里面才会出现的无害微笑。


雷狮心里猛地里跳,原因有二。其一是安迷修这样笑起来真的挺好看的,再加上两人走的路是被太阳照射的视角问题造成雷狮看安迷修整个人都感觉被太阳柔和化了身上那种被他认为'傻''的善良元素更加放大了。总结就是这角度看安迷修挺好看的。另外一个原因嘛....安迷修一出现这种无害的笑容雷狮就知道自己要被安迷修坑了。


“雷狮等会从我家拿走你的暑假作业。我可不会帮你完成作业的。”


安迷修的话否定了学校发给雷狮的暑假作业的最后用途。不,或许还可以拿来垫个桌角?


雷狮听完这话心里嘀咕不帮忙完成,那我之前怎么放你家的。还是在你知道的情况下。嘀咕是嘀咕雷狮不敢嘴上说出来,要不然等待他的就是安迷修直接翻脸走人不陪他在这街区小路里乱逛了。


“随便咯。初中三年你见我那次有写完过,高中一样继续混。”


话这样说着,心也没在哪里。雷狮转了转眼珠想着怎么把话题拐到目的忽然看见一旁的花店上贴着的宣传标语有了想法。

“安迷修那边有个花店去看看吗?你之前不是说你的花要买花肥了么。”

安迷修顺着雷狮的视线望去只见带有七夕搞特惠的广告牌先入眼中,看清上面写的什么后安迷修才意识到今天是什么节日。安迷修一脸心痛的表情望着雷狮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今天七夕啊!”

“你这是后悔出来感受恋爱的气息了?我认为你那已经”步入老年生活的节奏需要点青春来感化一下。

雷狮话没说完就被安迷修打断,而且雷狮听着安迷修说的话放弃说本来的话。

“不,我后悔我没抓住商机卖玫瑰花挣点外快。对了雷狮你说我现在回家把我小花园里面玫瑰裁剪下来拿去卖来得及吗?”

刚刚结束了碎碎念的安迷修想起了被自己打断的雷狮

“雷狮你之前想说什么来着?”

雷狮这次连白眼都懒得分给安迷修了,冷哼一声后直接走开。

“我认为你这除了我能接受的脑回路是彻底没救了,活该单身。”

“雷狮不值得,我劝你向善。”

“安迷修挺值得,单身贵族。”

“你别让我追上。”

“追上怎么样啊?”

“你觉得呢?”

“哦...原来你是想和我一起苟过这个七夕啊。”

“雷狮你脑回路更加奇怪吧。”

“谁知道呢。快走了,今天你雷大爷心情好请你吃烤串大排档去!”


刚刚跑去看皮肤介绍
结果蜜汁发现奈布的皮肤,发现瞳色也不同...ummm
这什么神奇操作

突然笑死,主页的d5都是自己小号推荐的剩下的都是凹凸凹凸...噗我可能有点号分圈了

噗哈哈哈哈解码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

谁说佣兵不能一针奶完自己xxx

突然嚣张

我奈布自己奶自己还有剩余。

什么怎么做的?

医者内在人格了解一下我才点了一下。

皮这样一下我可开心啦。

人格日常乱点人士,拒绝大佬说什么点错人格一类发言。

我,娱乐,不排位,开心最好。

不是佣兵原来真的有头发啊
杰克你那么臭美其他人知道吗笑死

是一个bug啦,和朋友玩自定义结果神奇的发展成这样当时没笑死。下面是根据当时情况的一个复述(?(大概)碎碎念buni

---------
我是杰克,是游戏上设定的监管者大反派,按照一般剧本是要被怼的,但。自从有了手杖之后我诡异的发现哪些逃生者一个个都求抱抱.....。以前只是还溜我,现在跑都不跑直接能抓了...

停一下,我们游戏标签不是逃脱类的吗???

游戏体验极其不好....才怪。有人排位送抱美滋滋快速上分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杀三放一了解一下?

...然后还真有人找上来了。对这位空军小姐有点印象毕竟....当年那局吃了三发子弹真难受。谁知道那局为什么那么多枪。

不过既然是美丽小姐的邀请,自然是乐意赴约。换一种娱乐方式也是不错。

当游戏开始的时候在椅子面前找到了她。没有丝毫留情直接下手对人拍去,然后再一次被人击中眩晕了....噢我亲爱的空军小姐我是爱你的所以不要打我了??

追逐人许久终于将人打晕在地结果抱起来发现...咦∑人怎么没了?

【安凯】魔女日记(1.01)

借梗魔女集会,尝试,有bug,安哥最后打酱油x

++++-%%+

等等,让我们把时间回调到最开始。好像丢掉了什么故事呢。

【是否回顾?】

【是】

【请稍等.....回顾结晶读取完毕。】

1.01

凯莉本来以为今天会和往常一样那样打发时间度过时光。却意外的在信箱里面发现了3封特殊魔法气息的书信。

好像有点意思了。这样想着的魔女便抱着找乐子的性子,直接在外面把三封信全部拆开了,但信却不拿出来看。只是视线不断在三封信上来回打转。

有些可惜,被新奇事物勾引起性子的魔女却忘记了,经过特殊魔法的书信为了保密性,只要被拆开后在一分钟内消失。不然她能全都看完这三封信,也不会出现未来的那么多麻烦事情。

可惜时间不会倒转,除非结束了这次的旅行。

看着眼前的金色,粉色,蓝色三分不同的书信凯莉难得陷入纠结。

先看哪一个呢?*

想了一下凯莉拿出来粉色信封里面的信纸。粉色是凯莉最喜欢的颜色。凯莉心想,这个人既然能定位邮寄过来肯定有了解自己,特意的投其所好吗?肯定这封信更有趣了!

而且...莫名的感觉这份信封有点眼熟。

凯莉本以为会是什么加急的长篇幅小论文,都做好阅读的心理,却没有想到上面只有短短的几句话。而这几句话也成功勾起凯莉这位隐居的魔女的思绪。

新的‘改革’要再次开始了,不介意的话能再见你一次吗?那个事情我近年有打听到一些线索。你要是有兴趣的话今天晚上在魔女之森旁边的日月小镇上的‘回’见面。你的....(被划掉的文字,依依稀可见是故友两字)敌人圣骑士团团长留。

那群人.还是没有死心吗?明明已经....!

身边突然冒气的火焰打乱了凯莉的思绪,把她从自己的回忆中拉回现实。

凯莉反应迅速瞬间把手上点燃的信纸抛出,同时在附近地域施展了一个隔绝魔法没有让让火点燃了附近的花花草草。

看向另外施法的两封信果然只剩下漂浮的尘埃无声的宣告这曾经存在过的证明。

这时候凯莉才想起来,自己因为好几年没有去温习魔法,结果忘到了一些魔法常识了。

真是..过的太无聊了啊。

凯莉走回小屋从一个暗格中拿出了一个小盒子。凯莉伸手掸去盒子上面的尘土,看着这个被封闭依旧的盒子露出了思念亦是怀念的表情。像是自言自语般的开口。

“抱歉..封闭了你们那么久。那么...是时候回去了。”

凯莉的话方法触动了什么机关一样,盒子自己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盒子里面却存着三件物品----黑色的小骨头形状戒指,粉色星星手链,被透明晶体包裹着的粉色月牙。

按照顺序把这三样物品带上后凯莉听见了久违的声音。

“凯莉小姐我好想你啊!快让我看看凯莉小姐这几年有没有变瘦了,这几年凯莉小姐自己过一定很难受吧,毕竟一起凯莉小姐可从来....”

那原本镶在白色戒指上的黑色骨头早就在本来的位置了,脱离了原本位置后老骨头越变越大直到一个包包大小这才停止。它在凯莉身边转来转去同时嘴巴一张一合,很明显是它在说话。

要是以前凯莉早就会出声阻止老骨头没完没了的唠叨,但是现不吧一样。等老骨头说的差不多了凯莉这才才抬手适应老骨头停一下。

“行了行了,先停下无聊的叙旧环节。我现在要出去一下,还是老样子要做好任务呢。不然..哼哼回来就直接闭嘴吧,剩下的话也别说了。那么我就走了。”

说着话的同时凯莉已经做好了单向传送的小型魔法阵,等收到老骨头的回复后凯莉这才踏入传送法阵。

因为凯莉选的降落地点是在少有人经过的深巷里面也就没有人看见凯莉的凭空出现。减少了许多麻烦。

凯莉突然意识到自己这身衣服好像还是那套魔女服,想了想凯莉打了一个响指,把衣服改变成了方便行动的衣服。

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算进入晚上了就直接去了说好的地方。

‘回’是一个酒吧。凯莉发现这个酒吧竟然过了今天这久什么东西都没有换。以前供应的稀有酒竟然还有不过价钱却翻了好几倍。凯莉轻车熟路的走到吧台然后装出很好奇的样子说出了几年前的暗号。凯莉在赌,赌这个地方的规矩也是没变。

“这位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轮回之说’呢?”

“这个传说只要不是第一次进入‘回’的都知道啊。怎么要我说给你听吗?”

意料之中最平常的回答。

“可是我值得的‘轮回之说是...’”

话说到一半,凯莉相似思索般敲打桌面不过是----拇指先抬起慢敲然后食指和中指快速敲下,然后停止。同时抬起头笑盈盈的直视调酒师。

“是一种缘分呀。先生我看着你很顺眼呢。”

“客人你还真会说笑呢?每一个来到‘回’的客人都是一种缘分。不介意的话我擅自帮您配一杯适合您这样没有姑娘的鸡尾酒怎么样?”

暗号对上,凯莉已经确定了这个地方还这是一点变化也没有。

等酒调好后凯莉不着急喝,轻轻晃了晃里面的液体让它触碰到上部分的玻璃杯。然后撇到变化后丝毫不停留直接喝下,一滴不剩。

结账后按照得到的信息凯莉走到对应号码的包厢门前,然后手先抚上了走手边的墙然后才转动把手开门放下墙上的手抬步进入。

刚刚那时一个小型魔法阵,要是不触发是会直接进入普通包厢。若通过法阵则会传入酒吧地下的特殊房间。

凯莉进入房间后率先入眼的是就在入口附近的孩子。莫名眼熟这样想着凯莉试探性的开口。

“老安啊,你可不是吃了什么魔法反童了。啧啧虽然这样子看起来挺顺眼的。”

孩子刚刚打算开口却被旁边传来的咳嗽声打断,孩子的神色没有丝毫隐藏他的担忧,小跑到那声音来源之处的男人身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背帮忙顺气。

“咳咳..小安没事的,不是发作了。只是想笑又憋回去了而已。”

看着这个情况凯莉也知道自己认错人的但要面子的她不想承认自己烦了那么低级的错误。突然发现对面的两个人相貌上有些相似转移话题般开口询问。

“哟,没看出来你早就有儿子了啊,前几年怎么不给我看看啊?”

“什么孩子!这是我徒弟,和我长的像就是我儿子这个思路推下去你是不是要把全国的棕发的都当是我儿子了?”

明明两个人年龄都不小了却斗嘴和小孩子一样。

虽然和和团长斗嘴,凯莉也不忘观察那个孩子。却发现那个孩子早就搭理起自己来了。他的一只手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保持虚握状态,看过来的神色是好奇搭理的神色凯莉却在他眼底深处看见了一警惕。

无声的凯莉在心里笑出声,这个孩子太有趣了。




魔女日记(1.1)安凯

凹凸世界同人,记笔
有借梗魔女集会
安和凯(略旧设)
有bug,架空童话背景

--

若在一开始的时候魔女小姐选择了那封求助信会是什么样呢?

0.
凯莉至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要答应那个大概可以算的上朋友的人类,收养他的徒弟直到有自保能力。虽然凯莉再不想承认但是她确实答应下来了。

2.

魔女们的消息都很灵,很快都知道了星月魔女凯莉她收养了一个孩子。而且那个孩子性格和凯莉几乎没有一点相似的完全不向她带出来的。这是魔女们讨论最多的事情,为什么这个孩子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坏掉。

3.

“...安迷修你又把我的实验材料放生了。这次你打算怎么办?”

凯莉已经记不清这是把安迷修捡...不,领回来后出现的第几次材料失踪事件。从一开始误以为是遭遇无知小偷到现在的习以为常,凯莉都不知道自己这些几个月经历了什么才会适应的这么快,甚至不去追究。

按照以前的她遇上这种事情会是把放走的人代替成为材料的,安迷修是唯一一个例外。可能是因为他傻的天真?凯莉随意的安置了一个理由后就没有细想过相关问题了。

还没有张开的十岁男孩此时脸上略带被发现后的尴尬青涩神色和大方承认的态度莫名的让人忍不住对他放轻语气。安迷修低着头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突然抬头很是兴奋的和凯莉描绘先前他所看见的景象。

“凯莉小姐上次您带我回来的时候有路过一个湖泊,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湖泊附近有许多毛茸茸的小动物的,材料跑了的话...不如我去抓一只可爱的动物献给凯莉小姐怎么样?”

安迷修明显是知道凯莉情有独钟毛绒生物要不然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凯莉也很吃安迷修这一套。

毕竟材料还能再找,再不济眼前就有一个。那边的老头子也不着急要进度可以放一放。那么就先利自己吧。凯莉这样想着就同意了安迷修的体验,再一次原谅他放走了材料。

凯莉刚打算抬步回去继续整理实验结果,却被安迷修拉住了衣角。凯莉不解,想了想还是没有直接拉走衣角。而是保持原本动作等待人的下话。

安迷修不会突然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除非他想好了后续。

“我想和凯莉小姐您一起去。那边景色..很美。”

姑娘这事没完(1)

楚留香同人,随笔
有bug
武当视角
--

最近江湖上面发生的事情也是多,不过武当派除了蔡师兄叛变以外没有什么大事了,而且人也有下落。虽然掌门和师叔他们没有明面上表面对蔡师兄的关心,但是仔细想下去还是提醒我们这些小辈平日有空去看看蔡师兄的意思。毕竟蔡师兄再怎么样也是从武当出去的人,怎么样也不能让人在玲珑坊过的太憋屈了。

...收回前言。看样子蔡师兄除了受人限制以外其他的看起来都很不错。

...但是,当我开门的时候看见一个华山姑娘在和蔡师兄拼酒的时候我怀疑我是不是看错了什么果断关门,再开。

然后看见那姑娘握着蔡师兄的手一脸郑重没忍住直接唤出剑劈了过去。
结果动静闹大了然后损坏的东西都算到了蔡师兄的头上,那个华山借着梁妈妈进来处理混乱的时候接机逃跑了,不过还好有打听到她的名字。还有...师兄你别再看我了我有点冷。不就是多了一笔账吗...哎,哎!师兄师兄冷静冷静别拔剑!对了师兄我想起来今天的课业我还没做我下次再来看师兄!

就这样在蔡师兄发活之前我也跑了。回到武当后接了课业开始工作。等把课业做的差不多了发现有一个去华山的任务,想着去找华山听听八卦吃吃瓜的心理我接下了那个任务。

刚到华山山脚下的驿站,就发现那边那个华山姑娘背影有点眼熟,也没有多想毕竟跑华山都可以算日常了感觉眼熟好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这次的任务是找一个人,想着华山应该比较熟悉的想法我走上前喊住了那位姑娘。
这姑娘转身容貌暴露在我的眼前,我才明白为什么眼熟。
这不就是害得我被蔡师兄赶...噢不是,被师兄提醒想起课业的那个姑娘吗。
心情微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