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之安

掉线,链接不上了(。)假的。杂食。随心。

【雷安】“我怎么没看出你喜欢我?!”

性格把握不好崩了抱歉。设定现代校园背景。它真的是文你们信我。(。)若有bug请无视,就当剧情需要(。)

-------

0.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今天早上起凯莉的右眼皮就跳个不停感觉要发生不好的事情。不过还好着一天都快过去班上那几个‘祖宗’也没有什么动静真是岁月静好。撇到桌子上学院关于校庆的活动册便好心情的哼着小曲随意翻看。就知道这些东西是迷.....

“班长不好了!纪律委和体委叒叒又吵起来了!”

.....信。

      笑容凝固。活动册一时松手掉在桌上发出响声,带回心思。

“他们...算了,还是老样子把事情重复一遍。”

1.
      安迷修和雷狮在对峙。没有人出言打破这一气氛。雷狮先动了。他从讲台桌上跳下,走到安迷修身前。眼神挑衅嘲看着安迷修。安迷修盯着雷狮眼神暗含警告。

          “安迷修你管多了。”

              “雷狮你越界了。”

      就像约好般同时开口。没有人惊讶这算诡异的默契,毕竟每次都是这样,之后就是诡异的沉默时间。雷狮突然出拳对着安迷修挥过去。安迷修下意识偏头躲开拳头同时伸手握住雷狮的手臂制止接下来的动作。皱眉不悦开口。

“雷狮我有说过学院内禁止打斗,更禁止同学间不友好相处。”

      雷狮看了眼被抓着的手臂移开视线正视安迷修同时用力挣脱束缚。并没有继续对人发起攻势,靠着墙给人回复。

“说过,我不服从你能怎么样。下次还是直接动手来的痛快。”

      安迷修忍住想要扶额的冲动。心中的违纪本上记了雷狮一笔。拿起自己记事簿递到人面前示意接过打开。雷狮很给面子接过打开翻阅等着安迷修的下文。

“...这样说吧。这次活动不需要有雷狮这个人。”

“我报名上了,现在还在。”

“我会去核实的,它应该不在。因为你....”

      没有说完的话别人打断,视线中多出的是自己的记事簿。

“到底谁越界?活动范围是全体学生我是在。安迷修你到底在想什么规则还没有我记得清楚。所以资格有效,你把我名字加上去。”

      雷狮抬手把记着规则那一页打在人面前手指范围两字。

“是你越界了。我雷狮想做什么需要和你告知?你是我的谁么?”

“..我。我是无权干涉你的报名。但是你把其他人的报名拦截下来几个意思?”

      雷狮嘴角不可察觉抽搐了一下。说的不是一个事情啊,很尬。很尬。不过....

      我为了谁,还不领情。

      索性错就错,误会更大一些倒是不介意。雷狮随手把记事簿抛到安迷修的座位上,跨步贴近,故意略低头在人耳朵附近压低声音。

“安迷修打赌吧。”

      距离有些近安迷修皱眉,转头看着雷狮侧脸缓了一下冷声拒绝。

“赌?恶党你又想做什么了。”

      安迷修并不知道以雷狮的角度看他是能看见低领校服下面的锁骨。也就不知道雷狮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没有介意称呼问题直接提出内容,更是好心情给人解释自己没有套路的意思。

“我还没有说是什么内容就拒绝?我们的守规则三好‘骑士’你不是也报名活动了吗。就比那个活动的排名谁前面怎样?活动是下午公告,现在上午谁都不知道活动内容。”

      校庆活动内容正式告知前只有学生会的策划组知道,连同会的也不知道..所以这赌能应,也是好奇这次要赌些什么。

“你想赌什么?”

      雷狮知道名叫安迷修的大鱼已经上钩了。反悔这个选项可是没有的。接下来就是收网。若网破,不能上来就毁掉。

“我在你前面的话。你在我面前行骑士礼念你那骑士宣言。不过分吧。”

      倒是不算过分...但是打的注意可不好猜。怎么想都不是什么好的结果啊。那么....

“若我在你前面。你从良,不再做恶。”

“成交。”

“一言为定。”

      扯平,你也留了一手。

2.

“这样啊,大致我明白了。麻烦你了。”

      微笑着对报信的同学挥了挥手示意人可以去忙自己的事情。待人走后凯莉收起笑容,拿过活动册快速翻到比赛那一页看完活动,没忍住笑出声。

      这次竟然是人气比赛。还是网上投票和现实两方式。现实投票还是用信件方式。有趣啊。不过..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上午就不出去帮人拿东西去了,当时现场一定很有意思。两人心平气和不打架的场面可是很少看见呢。

      不过.....先把东西送过去吧。

3.

      熟悉雷狮的人都知道他喜欢每天下午这个时间段来天台...读作思考人生,实际发呆。

     雷狮怕不是个傻子。

     上了天台后在老地方看见熟悉的身影后,轻咳一声示意自己的存在,然后把手中的盒子抛给人。

“东西送到,我就不打扰了。”

     雷狮接住盒子后观察是否有损坏同时出声喊住了凯莉。

“帮个忙,条件你开,我能接受范围。”

凯莉撇撇嘴表示不满,哪里有这样让人帮忙的还是点头应下。剥开糖放进嘴里含着。随口般对人说出了之前听见的事情。

“那里的工作人员和我说最近定制有两个人,另一人是我们敬业的纪律委。少年总有怀情时啊。雷狮你说是吧?”

      一直观察雷狮的凯莉自然没有雷狮一瞬的表情凝固,和视线诺向对面楼层的小细节。

“他脑子看起来并不开窍,弄了这东西那他真是喜欢的紧。”

      凯莉走近一些靠在栏杆上。两栋楼距离很近,高视角俯视能很清楚就能看见对面的情况。顺着人视线跟着望向对面楼层只看见有人离开的身影。看服装应该是同届生。撇向雷狮想去观察他的神态,却没想到和他收回的视线撞在一起。

      雷狮没有诺开视线就这样看着凯莉,等待她的下文,他知道这个魔女的本事不可能只打听到这些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凯莉心虚心理做鬼,没故意等一段时间才继续说。

“额....你想不想知道那上面的名字?其实那个人你我还都认识,你能喊出名字那种。要猜一下吗?很简单。”

      认识?还能喊出名字?第一反应竟然是那家伙自恋写上自己名字,便瞬间排除了这个想法。他可不会做那样的事情,除非他真的是傻了。不过...真是让人感到不悦的问题。既然让感到不愉快那么纠结这个事情只会更心糟。再说那人事情和他有什么关系。自己只要继续做自己要去做的事情,顾及他什么心思。

“猜?我可没那个心思。”

      雷狮收好盒子,不再去看凯莉。直径离开下了天台。

4.
      看着走远的雷狮无奈摇头,没有喊住人告诉人答案。咬碎嘴中的糖块吞下。薄荷味的糖果丝丝甜中带着清凉的味道呼吸时有些凉,凉过后便是麻痹般的凉。

              “雷狮。”

       轻声喊出离开人的名字。想起来...学生会就在对面那楼吧。

               “安迷修。”

      再待下去也是浪费时间转身也下了天台。只是可惜雷狮没有听自己说完。

              “都是傻子。”

5.
      雷狮和安迷修打赌这个事情很快学院里面都知道了。活动开始后很多人都为了看戏来把票投给两人。可能安迷修在学院里面人缘还不错或者想看雷狮从良的人更多什么的,总之目前是安迷修高出雷狮。

      雷狮这一看就感觉不妙。这个情况下去那么就是稳输了。电话过去问凯莉让她帮的忙怎么样了,得到肯定回复后倒是安心。票数暗箱操作保持在平衡。那么就方便实施下一步。
      安迷修知道雷狮他搞小动作了。原本压倒性的票数逐渐被追上,拉小,持平。但苦于没有证据没有办法指责。小动作安迷修也能但他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只能看着接近的票数叹气。活动持续1天希望弄转过来吧。

6.
      即使校庆有活动也算放假了。不会代表学院里没有人去在班里待着上自习课。安迷修到达教室后发现只有一个同学,看着背影眼神。

     放假期间能在教室里面看见雷狮是什么新操作???毕竟正经的学习期间还逃课的人现在不上出现在教室不得让人惊讶。

      安迷修看着教室里面的人揉了揉眼睛发现并不是自己看错,心中虽有疑惑也没表现出来。和往常一样做在自己位置上对之前的内容进行整理。没写几个字发现笔油不出了,换其他笔发现都是写几个就没有了。望向雷狮的座位果然人还在。

“雷狮....你怎么又动我东西。”

那边雷狮听见声音也没有回答,专心把自己面前的信封粘好。终于粘好后仔细打量有没有出错的地方。然后小心的拿起来贴身放着。

      安迷修敢说他从没有看见过这样有耐心对一件小事的雷狮。那封信雷狮他要送给谁呢?信封表面看上去有一地方凸起并非放入纸那种。整蛊人?还是....。

      这边雷狮也在观察安迷修。看见他不知道想到什么然后皱眉,表情越发不好看。忍不住出言把人唤回神。

“安迷修,你那副样子可真是丑。”

“恩。然后?”

      没想到安迷修来这么一反问雷狮没反应过来顺着思维脱口而出

“我怎么会看上你。”

      世界就像按下了暂停键。

      安迷修眼中惊讶就差实像化写在脸上,还有些别的东西闪过看不清。

      雷狮还是保持原样就像并没有感到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对。其实内心戏已经炸开。雷狮现在就像扇上一秒的自己去,这个想法明显不符合实际。到不如去想怎么圆。

“把你作为‘宿敌’可不是要拉低我颜值?”

      雷狮恍惚间看见安迷修他头顶上面的呆毛打蔫了低下没精神。

“拉没了最好。”

“安迷修你是不是见不得我好?”

“现状不也挺好。”

“你是指互怼的话,我明确告诉你我厌倦了。”

“什么互怼?不都是你挑事弄起来的。别说的是我特意要管你。”

“嘴上功夫见长啊。今天晚上学院那百年树下,等最后排名出来顺便履行赌约。”

“希望你不会玩脱。”

“谁知道呢。”

7.
      安迷修因为不知道雷狮口中的晚上指的几点吃完饭后早早的就站在百年树下等着人。

      这百年树,又名姻缘树。百年好合寓意。所以有很多学姐在树上系上了红色的签。这百年树光张叶子也不开花,谁也说不上它是什么树。红色的签远远一看倒是红色的树。学院找人修理一翻后到作为一特色保留下来。还有很多美好的传言。

      据说。在百年树下告白的人,若在一起就是百年好合。据说。百年树下求婚的人,很大几率会成功,就算没有你命中注定的人也会当天出现。

     安迷修就望着百年树上面的签出神手不经意掠过放在兜里面的盒子握紧后拿出。没时间打开盒子核实最后一次因为听见声音便迅速把盒子塞进去,回头看着来人。

     安迷修看见了雷狮是跑着来的,很急,就像是赴约。他看见自己望过来后,便减缓速度,像散步随意过来的。手上拿着什么距离太远看不清。

“安迷修你来的可真早,怎么没有冻成雕像呢。”

     安迷修听着雷狮语气欠揍的打招呼,安迷修差点忍住去戳穿雷狮那装出来的从容。距离近后看清雷狮手上拿着的是之前的信封。雷狮顺着安迷修的视线看下手上的信封。故意对着人晃了晃。走到人面前。

“知道的吧,人气比赛有现实投票这一方法。现在是票数持平,时间也还有最后3分钟便是公布。”

      这样子的话,雷狮手上多一票。那么安迷修便是输的一方。对雷狮说骑士宣言。然后明显两人脑回路没在一条线上。

      雷狮抱着管你怎么样我是就和你说了我心思的想法没有在意安迷修明白个什么。但肯定不是自己所想那一个。

安迷修认为他输了就要愿赌服输。那么骑士宣言指说最后一句也是没有问题。

“雷狮。”

“安迷修。”
--
“我明白了。”

“情书。”
--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送给你。”

     “......”
--

8.
      雷狮安迷修在一起了。

      据凯莉描述。她那天只是路过百年树没想到就那么巧看见表白现场。倒是内心祝贺这俩双向的可是摊开了。

      那天。

      雷狮郑重的把可以束缚住自由的关系戒用情书包裹着递到安迷修面前。若是接受,那么以后雷狮不会那么自由,有了牵挂,心就放不下了,不会那么洒脱。不接受,身为‘恶’的话缠一辈子好像不错。

      安迷修在说出宣言的同时单膝下跪,并把戒指盒子举在手心,右手贴在心脏处。骑士对着所爱之人,用他认为最能表达的方法表示了自己的爱意。即便他是有些让人头疼的‘恶’看人也不能看现在,说不定有改变。若没有便看他一辈子又如何。

两人当时都没有像到对方其实也是喜欢着自己然后都特别毁气氛的呆看对方来了一句。

“我怎么没看出你喜欢过我!? ”

之后两人看起来从这个意外缓过来了。雷狮夺过盒子拿出戒指便给自己带上。安迷修接过信封拿出里面藏着的戒指还没有带上就被雷狮拿过,亲手给安迷修带上。

然后校庆的烟花恰好在天空绽放。两人在烟花下抱在了一起。

9.
这是一些小细节。
安迷修是学生会的人。
活动报名安迷修是最后一个人。
安迷修的笔油都去了情书。
凑了9个片段,祝个99?

--------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