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之安

掉线,链接不上了(。)假的。杂食。随心。

邪教安利百里守约x韩信(守信)

邪教安利
部分借用原故事背景
长城护卫队人物出没名字错误请指出来。

初见那时

百里守约已经记不清第一次和韩信见面时的具体情况了,但记忆中那平静的双眼就像刻在脑海中一直没有淡去。
那时长城防卫衰弱为了充填防线收了一些拾荒者和愿以劳役换取生存的人们。那时木兰队长也没有被误认为叛徒,那时的大家也没有分开,你也还在这里。
又是一天不知今天长城中又会死去多少人,又会来多少新人这和我是没关系。没遇见他的时候是这样想的。
我是长城护卫队的最底层的一只小分队的人,现在的任务是带那些‘新兵’来熟悉环境。在人群中第一眼就看见了他并不是因为后来被戏称的命运,而是那红发太过耀眼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可能是被那似太阳光芒耀眼的人吸引了走到他面前问他。
“韩信。”韩信并没有像其他人看见我那样害怕或者好奇的模样,只是平淡的抬头与我对视。
平静,沉稳,和几乎看不见隐忍。这是我从韩信眼中看到的。
本以为就这样没有交集了,没想到隔天晚上还是见面了。
“魔种夜袭!一组二组东边边防!三组跟着分队1游走救援!注意袭击!”
“戚,这些魔种没完了?上次袭击才是三天前。”说话的是苏烈。
“嘛嘛,好处想想要不是这些魔种咱们可是要丢了饭碗的。”这是一脸无奈的百里玄策。
“这种好不如不要的,喂你们新兵可要跟紧不要落下。落下的结果只有死噢。”对着新兵喊话的凯。
“哈?姐的队伍什么时候带人出过死亡,姐可是传说!”这是整装待发的队长花木兰。
“那么我们出发了!”检查好子弹数量起身出去开始游走救援。
在救援途中被魔种袭击了数量不算多也是很麻烦。新兵第一次近距离看见魔种还是有害怕的,已经有新兵拿不稳武器了这样可不行,在这里只会拖后腿于是出声道“玄策你和凯带着新兵先离开我们断后清理完这就和你们汇合。”
“恩,你们注意点老地方见。”明显这种状况不是第一次碰见了。
人开始走动魔种准备过去拦截被花木兰一轻剑砍伤。
“魔种你看什么呢姐才是你的对手!”说着便和魔种纠缠上了。
“大姐大都上了我可不能落后啊”苏烈抽出武器便也和魔种打斗。
依靠地形远程消耗魔种顺便在支援一下花木兰和苏烈魔种很快就步入下风。
“123.....7等等!少了一个!”数完魔种尸体的花木兰发现少了一尸体。起身站前四周张望魔种的踪迹。
苏烈巡视了一周忽然对我大喊“守约快侧身!”并我跑过来。
因为是狙击手的原因之前打斗为了寻找地形方便支援现在的我离花木兰他们距离较远。因为苏烈的喊话我侧开了身子,但还是被魔种击伤了 。
抬手准备给魔种一枪结果发现没子弹了,然而苏烈她们过来还要几分的时间也足以致命。只能尽量周旋了。
本来身为狙击手体力就不怎么好,几次下来已经快到尽头了,木兰他们还没有赶过来。魔种忽然用力一扑看了是失去耐心了,费力挪开还是又被击伤流血了还是腿部,鲜血味道更是让魔种兴奋,又一次扑了过来。
当!兵器与魔种的坚硬外壳接触发出的响声。
“守约你还好!”
“敢打伤我的人姐不剁了它就不姓花!前面的人闪开,这是姐的猎物了!”
刚才用长枪当下对我来说可以致命一击的红发男子侧身退出战场向我走来。
“...韩信?你们新兵不是和凯他们走了吗!难不成....”我没有说说完的话被打断。
“我掉队了,上药。”不知道韩信他从哪里拿出来的止血药给我敷上。眼神还是那么平静看见魔种也没有一丝恐惧。
那边花木兰苏烈已经解决了魔种。
只记得最后是韩信背我回去。
然后啊,我就经常去新兵那里找韩信了,一来二去也大概摸清了他的脾气。那时的时光应该是最开心的了,在小队里谈话,新兵营里看你训练,然后再调戏一把,或者和人喝酒谈未来。
然后啊,韩信那家伙有一天和我说他想走了,听说他的故乡楚汉之地现在兵乱,他想去试投靠他友人所说之人。当然了这小子就走了连走的那天都没和我说声再见一声不响的就走了。竟然连一封信都没给我。唉白疼这小子了,走的好不留恋。
现在怎么会想起以前的事情呢?分明已经过去了很久了啊,该忘记了。现在队长被认为叛徒只能游走在长城外,凯魔力暴走不知去向,好想......回到之前啊....你也在的日子。

评论(5)

热度(17)